医生自述:17年前爸爸去抗非典,此刻我在一线抗新冠

  • A+
摘要

医生自述:17年前爸爸去抗非典,此刻我在一线抗新冠)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各地医院都成为抗击疫情的最前线。截至2月20日0时,全国除湖北以外地区新增确诊病例45

醫生自述:17年前爸爸去抗非典,此刻我在一線抗新冠)

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,各地醫院都成為抗擊疫情的最前線。截至2月20日0時,全國除湖北以外地區新增確診病例45例,連續15日呈下降態勢。那麼,堅守一線的醫生如何開展防疫工作?又是怎樣看待這次疫情的?河南焦作的肖醫生向中新經緯記者講述瞭她留守當地抗“疫”的經歷。

医生自述:17年前爸爸去抗非典,此刻我在一线抗新冠

醫院的新冠肺炎留觀室 受訪人供圖

“申請去武漢未獲批,我留在瞭當地發熱門診”

我是2018年大學畢業後正式入職的,現在還處於規培階段。疫情剛爆發時,我就在醫生群和新聞上看到武漢急缺救治醫生和防護物資,當時我就想立即申請去武漢支援,哪怕沒有工資,我也願意去。

1月27日,醫院號召醫生前去武漢支援。那天,我給醫務處主任發瞭請戰書,可能是因我資歷尚淺,支援武漢沒能成行。當得知我們醫院是焦作市32傢發熱門診機構之一時,我又第一個報名參加本地防疫工作,最終獲批通過。

医生自述:17年前爸爸去抗非典,此刻我在一线抗新冠

肖醫生發給主任的請戰書 受訪人供圖

我父母都是醫生,怕他們擔心,我報名參加防疫工作之前,並沒有告訴他們。我心目中的爸爸叫“肖大俠”,他年輕時也是位熱血青年,在2003年抗擊非典時期,曾是第一批進入隔離病房的醫生,2008年汶川地震時,他又是第一批報名參加支援救治的醫務人員。他們得知我報名通過的消息後,都對我去發熱門診表示支持,並叮囑我註意防護,爸爸還給我點“贊”發瞭一個豎起大拇指的表情。

我們醫院派去支援武漢及各市縣醫院的醫生大概有十幾名,其中,支援武漢的人員是4名重癥醫學科醫護人員,支援焦作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市級定點醫院的是4名醫生,還有一些醫生去支援指導當地的疾控中心、縣級醫院。

在大年三十晚上,我們醫院留守的醫生已經開始正式輪流值班。在發熱門診共有6名醫生,兩人一組,三天為一個班,連續上三天班休息兩天。2月7日,我是第二批駐守發熱門診的醫生,現在我們醫院病房共有14個留院觀察病號,高度疑似的8個病號已經移送當地第三人民醫院進行集中救治,目前,移送的病號中有2人已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。

第一批人員原計劃是值班15天,但現在醫院處在缺人狀態,我們第二批需要值班20天。值班結束後,也就是2月27日之後,無論是支援武漢的人員還是支援焦作其他縣市的醫護人員,我們每人還需單獨隔離14天,確認無感染癥狀後才能回傢。

“我的一天,忙碌而又充實”

發熱門診的醫護人員確定名單後,我們就和外界隔離瞭,也不能回傢。

在防疫值班期間,我們一直住在醫院附近的隔離區宿舍內,每天早上,在防護服裡穿上2層隔離衣,然後帶上口罩直接上救護車,大概5分鐘左右後到門診大樓,接著我們要在緩沖區換防護服、鞋套,然後戴上護目鏡、3M口罩、面罩,為防止手套破裂,我們帶瞭兩層手套。

在隔離生活區,醫院有專人負責給我們送飯,在發熱門診工作時,醫院餐廳也會派人給我們送飯。由於穿著防護服,為瞭避免污染浪費,我們一般吃的很少,水也不敢多喝。

最近來發熱門診的病人已經少瞭很多,記得前一陣子最多的時候有20多個病人在排隊等候檢查。醫院臨時設置瞭多個留觀室,盡量把這些人分撥在不同的房間,防止交叉感染。我們是兩名醫生搭班,也就是說24小時我們要隨時接診,吃飯、休息都是兩個人輪換著來,門診始終要保持有人值班。值班結束後,救護車把新一輪值班醫生拉過來,然後把我們再拉回隔離區宿舍,晚上我們會把當天的入院病歷補充寫完。

進入醫院的任何人都要測體溫,如果體溫一旦偏高,就直接送到發熱門診,如果病人有咳嗽、胸悶、腹瀉或者其他癥狀,醫院入口處的醫生會做一個初步分診判斷。在發熱門診接診時,我們會對病人進行詳細的詢問,有哪些不適癥狀,最近是否接觸疫區回來的人員,是否外出等,包括去親戚傢拜年之類細節。

遇到特殊病例時,以前醫院會診需要不同科室的專傢在一起開會討論,現在將現場會診改成瞭視頻會議,也是為瞭減少醫生之間的接觸,防止交叉感染。

医生自述:17年前爸爸去抗非典,此刻我在一线抗新冠

疫區發熱門診 受訪人供圖

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病號是一個18歲的女孩,當天她的媽媽陪她來發熱門診,現場體溫達到瞭39度6,整個人非常萎靡,我們立即安排她做瞭血常規檢測、呼吸道病原體五聯檢測等,其中中性粒、白細胞指標是正常的,淋巴細胞指數偏低。當時我們就有點緊張,正常的炎癥引起的發燒會導致白細胞指數含量增高,但該指標卻沒變化,我們懷疑不是普通的細菌性或病毒性引起的高熱,而是疑似新冠肺炎的癥狀。

隨後拍攝的CT影像顯示,這個女孩胸部片上有小片狀的“炎癥球”,當天這個女孩就被留院觀察瞭,在接下來兩三天,病情發展的非常迅速。復查CT顯示,肺葉呈現大片狀絮狀影。CT室主任和其他專傢會診後懷疑可能是皰疹性病毒引起的肺炎,但也不排除是新冠肺炎,所以我們對她又進行瞭更加詳細的詢問,現在還處於高度疑似的觀察階段。

目前,隔離病房這些病人我們基本上是西藥為主,中藥輔助。采用抗病毒、抗生素,結合化痰藥、中成藥聯合治療,西藥包括帕拉米偉、奧司他韋等抗病毒的藥,中成藥包括清熱解毒的連花清瘟等。另外,對於肺部情況不太好的患者,或者說高熱的病人,我們也對他們進行退熱和吸氧處理。

除瞭高度疑似病例,在疫情防控時期,還有一些人因高度緊張也會來醫院檢查。2月18日,有一個阿姨來醫院就診,癥狀是肌肉酸痛和體溫偏高,仔細詢問後才瞭解到,原來是前一天打羽毛球運動時間比較久,導致的胳膊和腿酸痛,再測體溫時,溫度已經恢復正常瞭。對於這種情況,我們安慰她一番,就讓她回傢休息瞭。

医生自述:17年前爸爸去抗非典,此刻我在一线抗新冠

發熱門診醫生工作圖 受訪人供圖

“醫生是最好的職業”

身為一個90後,我從小對物質沒有太多的追求,由於父母都是醫生,從小耳濡目染,聽到他們談論哪個病人康復瞭,哪個病人離世瞭,就覺得治病救人是最高尚的事情。所以,在高考後報志願時,我堅定的選擇瞭臨床醫學。

從醫就職後,我對生命更加敬畏瞭。記得在腫瘤科規培時,很多危重的病人眼神是呆滯的,當醫生進到病房時,他們的眼睛就開始發光,就感覺他們把生的希望寄托在你身上,那眼神裡的光特別讓人感動,勝過任何名利光環和財物。特別是在自己的參與下,病號慢慢康復時,真的是特別開心,那種成就感和滿足感讓我覺得醫生是最好的職業。

医生自述:17年前爸爸去抗非典,此刻我在一线抗新冠

卸下面罩的肖醫生自拍照 受訪人供圖

有朋友說我很傻,醫患矛盾嚴重的今天,為什麼要當醫生?病毒無情,受感染怎麼辦?父母怎麼辦?總之,各種說法很多。社會紛繁復雜,難道我要因為個別人的言論、行為就改變我對世界的看法嗎?我覺得總有一些事情是值得我去堅守,比如敬畏生命。

就像法國作傢寫的那本小說《小王子》,小王子保護他的玫瑰花一樣,將它放在玻璃罩裡,我自己也在默默堅守自己的信仰,用愛的眼光看世界。相較於長度我更在意生命的質量和寬度,要在有限的生命中做些更有意義的事情。另外,獻身醫學也是我當初從醫的誓言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